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书香书屋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 第667章 666训母

第667章 666训母

表姐妹俩在御花园里才走了没一炷香功夫,就迎面遇上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二三十丈外,着真红衣衫、外披茜红镶貂毛斗篷的谢向菱正带着几个宫女丫鬟在御花园里漫步闲逛。

涵星皱了皱小脸,轻哼一声,只当做没看到谢向菱,拉着端木绯的右手朝另一个方向走了,笑吟吟地说道:“绯表妹,那边的梅林最近开得特别好,我们正好可以顺道去看看……”

“……”谢向菱看着表姐妹俩渐行渐远的背影,气得脸色微青。

没规矩!太没规矩了!

谢向菱咬了咬银牙,怒声吩咐道:“快!你们给我把她们俩拦下!”

几个宫女皆是默默地垂首看着鞋尖,仿佛没听到似的,一动不动,只有谢向菱陪嫁的两个丫鬟动了,但是她们才走了两步,就犹豫了。见那些宫女都不理会,两个丫鬟迟疑地互看了一眼,也齐齐地收回了脚。

两个丫鬟噤若寒蝉地僵立当场,艰难地咽了咽口水。这里可是皇宫,她们这等奴婢不过是蝼蚁而已,就算被当场杖毙也没人会记得她们。

看着这些不听话的贱婢,谢向菱更怒,面上像是染了墨似的阴沉。

自己如今已经成了堂堂三皇子妃了,是四公主的皇嫂,可是无论四公主和端木绯都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甚至没过来给自己行礼,简直太狂妄,也太目中无人了。

谢向菱很想拂袖离去,想去找三皇子告状,可是突然又想到了什么,蓦地收住了步伐。

等等!

谢向菱再次抬眼望向了端木绯和涵星的背影,看她们去的方向是御花园的东门,凤鸾宫就在那个方向吧。

可是……

谢向菱若有所思地眯了眯眼,编贝玉齿轻咬着下唇。

四公主也好,端木绯也罢,这两人都不受皇后待见,尤其四公主,听说她最近远远地看见皇后都是绕道走,她们俩跑皇后那里干嘛去,总不会是去给皇后请安吧?

等等!

难道是舞阳今日进宫了?!

谢向菱揉了揉手里的帕子,随即又在心里否决:不可能的,舞阳还带着孝,按规矩,她不可能进宫的……

心里虽然这么想着,但是谢向菱还是有些不放心,转头对着一个青衣宫女吩咐道:“素兰,你去凤鸾宫那边打听一下,看看大公主是不是进宫了?”

“是,三皇子妃。”宫女素兰连忙屈膝领命,暗暗地松了口气,心道:只要三皇子妃别坚持要和端木四姑娘对着干,什么都好。

素兰追着端木绯和涵星离开的方向匆匆而去。

谢向菱的目光也望向了此刻已经走远的端木绯和涵星,手里的帕子攥得更紧了,眸色阴沉。

要是自己的猜测没错,那么舞阳也太过份了,居然避着自己和三皇子偷偷进宫!简直不知所谓,她也不想想她身上还带孝呢,也不嫌晦气!!

前方的端木绯和涵星已经走到了湖畔的梅林旁,红梅、白梅、粉梅、腊梅竞相开放,风一吹,梅枝摇曳,缕缕幽冷的梅香随风而来。

表姐妹俩早就把谢向菱抛诸脑后,站在湖畔赏了会儿梅,须臾,那个之前被涵星打发去打探消息的小内侍就步履匆匆地回来了,气喘吁吁地禀道:“四……公主殿下,四姑娘,大公主殿下现在还在凤鸾宫里。”

涵星应了一声,吩咐那小内侍继续去凤鸾宫那边守着,小内侍自是唯唯应诺。

涵星一手挽着端木绯的胳膊,一手指着梅林旁的一个亭子,提议道:“绯表妹,干脆我们去那边的暖亭等大皇姐吧,顺便赏赏花,煮煮茶。”

周围的几个其他内侍一听说端木绯和涵星要煮茶,立刻就自发地跑去准备,周围骚动了起来。

那来回禀的小内侍也没闲着,又匆匆地原路朝凤鸾宫的方向跑去,心里暗暗琢磨着:四姑娘在这边等着大公主殿下,可是大公主殿下好几个月没回宫,皇后娘娘爱女情深,也不知道今日会不会留大公主殿下用膳……

要是皇后与大公主用起膳来,没一个多时辰可好不了,这大冷天的,岂不是会让四姑娘白等?!

不行,他待会儿到了凤鸾宫,得找人打听一下,看看皇后娘娘有没有吩咐御膳房传膳。

小内侍想着,迎着那刺骨的寒风跑得更快了,额角沁出细密的汗珠。

没一会儿,凤鸾宫就出现了前方,一个圆脸宫女正从凤鸾宫的院子口探头探脑地张望着,对着那小内侍做了个手势,示意他别急,又指了指东偏殿的方向,意思是大公主还在里头“陪”着皇后呢!

然而,读懂了手势的小内侍心里反而更急了。

外面寒风刺骨,殿内温暖如春。

只是东偏殿里的气氛却有几分凝重,空气沉甸甸的。

舞阳与皇后母女俩的目光彼此对峙着,空中火花四射,剑拔弩张,凤鸾宫的其他奴婢都被遣了出去,只留了皇后的大宫女兰卉在一旁伺候着。

兰卉低眉顺眼地站着,双手叠放在腹前,不敢去看皇后和舞阳,不知道该庆幸大公主终于回来了,还是该担心她们母女吵到不可开交。

屋子里静了几息,舞阳揉了揉眉心,对着皇后又道:

“母后,您还要闹到什么时候?!”

舞阳的神情与语气中带着几分无力,几分疲倦,几分怒其不争的无奈。

“……”皇后也同样凝视着舞阳,那雍容高贵的脸上露出些许受伤之色,心里实在不能理解女儿怎么会无法体谅自己的一片苦心。

皇后沉默了片刻,端坐在炕上的身姿愈发笔挺,声音微哑,道:“舞阳,本宫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啊!”

短短的一句话,一字比一字高昂,皇后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舞阳是她唯一的女儿,也是她的命根子。

她对这个女儿那是掏心掏肺,一知道女儿回京,就立刻让三皇子去捎东西,这几个月更是日日夜夜想着她,方才她见到女儿进宫还以为女儿是来探望自己,更是喜出望外。

谁知道女儿一见面,连体己话都不说上一句,就来指责自己,不止斥自己,连承恩公府也一起骂了进去,说承恩公府没什么本事还上蹿下跳;说他们离间了自己和四皇子;说自己再跟着他们搅和在一起,场面更不可收拾,说……

想着,皇后鼻子微微泛酸,眼眶也渐渐红了起来。

母女血脉相连,看皇后这副样子,舞阳如何能无动于衷,心绪起伏不已。

可是,她不能看皇后一步错,步步错,把自己给坑了进去。

舞阳幽幽地叹了口气,走到了皇后身侧坐了下来,母女俩并排坐在炕上。

皇后撇开视线,不去看舞阳,以帕子擦了擦眼角的水光。

舞阳握着皇后保养得当的右手,正色道:“母后,儿臣是公主,无论皇位上坐的是谁,只要儿臣没有谋反,永远都是公主。”

皇后却是不以为然,心里觉得女儿终究是年纪太小,想法未免也太过天真了。

“舞阳,这不一样!”皇后紧紧地反握住舞阳的手,急切地说道,“你好好想想,安平和长庆能一样吗?!”

当年崇明帝还在位时,安平是何等风光,何等意气风发,别说是长庆,连今上见了她都要折腰,听她的训斥,这些旧事他们这一辈的人都亲眼目睹过,彼时,舞阳这些个晚辈都还没出生,自然是不知道了。

然而,一朝天子一朝臣。

自打今上登基后,一切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安平被足足打压了十八年,与驸马长年分府而居,而长庆则凭借今上的宠信风生水起,便是她这么多年闹出那么丑事,甚至于逼死一个举子,还是大盛朝最尊贵的长公主,无论其他人在心底对她有多看不上,谁又敢当面怠慢她!

这便是皇权的威慑力!

皇后心里有千言万语和女儿说,但是她后面的话还没出口,舞阳已经抢在皇后前面说道:“安平和长庆当然不一样。”

舞阳一眨不眨地看着皇后,眼神格外的明亮,澄净,通透,彷如一汪清澈见底的山泉。

“难道母后以为儿臣是长庆皇姑母这种不顾礼义廉耻之辈吗?!”舞阳放缓语速反问道。

“……”皇后被舞阳的这句话噎了一下。

她的女儿当然不会是长庆那等放浪形骸之人,她也并非是这个意思!

皇后一时无言以对,连原本紧握着舞阳右手的手指都松了些许。

舞阳放柔音调,接着劝道:“母后,本来无论谁上位,对母后和儿臣而言都一样,但是,母后您现在弄成这样……谁继位后会好好对您?”

皇后这段日子一意孤行,与承恩公府一起已经把几个皇子都得罪了,甚至连三皇子的心底恐怕对皇后也有不满。

想到她那个三皇弟,舞阳炯炯有神的眼眸中掠过一道锐利的光芒,如匣中藏剑。

皇后嘴唇紧抿,眸子里明明暗暗,神色有些复杂。

她深吸了一口气,话题又绕了回去:“舞阳,所以,一定要让你三皇弟上位!”

舞阳心底的无力更浓了,闭了闭眼。

话不投机半句多,若非她此刻面对的人是她的生母,她已经不想再白费唇舌了。

“母后,您听儿臣一句。”舞阳耐着性子又道,“三皇弟他为了这个皇位,连他的亲娘都说舍就舍,他冷心冷肺,行事根本就没有底线!难道您还指望他会知恩图报,将来回报母后?”

哎,这承恩公府也不知道是对母后下了什么蛊,让她钻进了牛角尖里,她怎么就想不明白这么简单的道理呢!

殿内静了片刻,皇后难免想起了江宁妃落水那日的一幕幕,神色中流露出几分冷淡与疏离。

“本宫当然不指望他视本宫为亲母……”皇后淡淡道,嘴角抿出一道不以为然的弧度。

但是,三皇子想要登基,要坐稳这江山,就需要有承恩公府襄助,有谢家辖制他,她相信三皇子翻不了天。

皇后叹了口气,又道:“舞阳,本宫也想过了……”

皇后犹豫地抿抿唇,不得不承认自己当初思虑不够周全,但是她都已经把三皇子记名为嫡子了,覆水难收。

“就算本宫做得有点不妥,但现在,只有你三皇弟上位,对我们母女才都好。”

事已至此,大皇子、二皇子、四皇子都或多或少地与她们母女有了些龃龉……也只有三皇子了!

思绪间,皇后混乱的眼神沉淀了下来,又变得坚定起来。

“母后,真的是这样吗?”舞阳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劝了。

“当然!”皇后更为用力地握住舞阳的手,眸子里迸射出异常明亮的光芒,“舞阳,本宫听说北境大捷,等到君然凯旋而归,你三皇弟也就有了兵权的支持,比起其他任何一个皇子,他都不逊色。”

“大皇子虽然去过南境几年,但去了还不是等于没去,掌不到兵权,他这般没用,就算有端木宪这首辅为外祖父,也根本就不足为惧。”

“你三皇弟就不同了,外有北境兵权,内有江谢两家在朝中扶住,如今他又是嫡子,名正言顺。他一定可以顺利继位的。”

皇后絮絮叨叨地说着,越说越觉得自己的选择没错,也不知是在说服舞阳,还是说服她自己。

“……”舞阳的嘴巴张张合合,一颗心疲倦到了极点。

她与皇后已经说了一个多时辰了,好话歹话都说遍了,能劝的也都劝了。

自己离京才仅仅四个月,可是母后的性子都让人给掰歪了,非要一条死路走到底,听不进劝。

皇后见舞阳默然,以为她被自己说动了,又道:“舞阳,这世上没有人是十全十美的,你三皇弟也许不是最好的天子人选,却是最合适的人选。你别那么固执了。以后你就知道了,母后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

为、你、好。

皇后的这三个字仿佛利箭般直刺在舞阳的心口。

“母后!”舞阳忍不住站起身来,出声打断了皇后,因为情绪激动,她的声音有些高亢,“简王府的兵权是为了守护大盛和天下百姓的周全,不是为了谁来谋私利的!”

舞阳目露失望地看着皇后。

君然与北境军将士在北境浴血奋战,他们以性命与北燕相搏是为国为民,可是北境未平,先简王君霁的尸骨未寒,母后还有三皇弟他们已经在惦记着用简王府和北境军来争权夺利。

这与父皇所为又有何区别?!

若非是父皇忌惮简王府,先简王君霁又怎么会平白战死北境?!

真的让三皇弟登基,他也不过是第二个父皇,不,也许更甚!而大盛也只会更加摇摇欲坠,分崩离析……

“私利?!”皇后也怒了,一掌重重地拍在手边的小方几上,“本宫谋什么私利了,是让简王府带兵逼宫了,还是让他们杀人越货了?!”

自己好说歹说,女儿怎么就说不通呢!

“……”舞阳微微启唇,原本还想再说什么,但是对上皇后那固执的眼神时,突然就什么也说不出来了,只觉得累。

“母后执意如此,儿臣无话可说。”舞阳沉着脸拂袖离去。

皇后直觉地想要唤住女儿,但最后还是噤声,目光复杂地看着女儿,心道:总有一天女儿会明白自己的苦心!

舞阳自己打帘出了东偏殿,一路出了凤鸾宫的正殿。

迎面而来的寒风吹在舞阳微微发红的脸颊上,青枫立刻就过来替主子围上了斗篷,又把暖烘烘的手炉交到她手中。

舞阳才刚走下台阶,那个在凤鸾宫大门口候了许久的小内侍就笑盈盈地迎了上来,作揖禀道:“大公主殿下,四……公主殿下和四姑娘在御花园的暖亭里等殿下。”

小内侍心里松了口气:幸好皇后娘娘没留大公主用膳。

“给本宫带路。”听到端木绯和涵星在等自己,舞阳的眉头舒展了些许,颔首吩咐道。

“殿下,这边走。”那小内侍连忙恭敬地伸手做请状,走在前面给舞阳领路。

刺骨的寒风呼啸,一阵比一阵猛烈,自前方席卷而来,不断地拂动着周围的花木,发出“簌簌”、“沙沙”的声音,似哀泣又似低语。

舞阳一路沉默地往前走着,眼神闪烁,有几分心不在焉,直到那领路的小内侍又出声道:“殿下,四……公主殿下和四姑娘就在前面的暖亭里。”

舞阳这才回过神来,顺着小内侍指的方向望去,远远地,就看到端木绯和涵星正在悠闲地暖亭里喝茶、吃点心,说说笑笑。

端木绯和涵星也看到了舞阳,笑得眉眼弯弯,表姐妹俩都愉快地对着她招了招手,示意她过去。

舞阳对着两人微微一笑,加快脚步,走到了暖亭中。

暖亭四周环绕着几座琉璃大屏风隔绝寒风,只留了一扇门大小的空隙,暖亭的地下点着暖炉,亭子里温暖如春,十分舒适,正适合赏梅。

“大皇姐,快坐下。”涵星热情地招呼舞阳在身旁坐下,一会儿吩咐内侍给舞阳倒茶,一会儿又给她递瓜果点心,“大皇姐,你瘦了!这外头的吃食真是不如宫里,你得多补补才行。”

听涵星说到“外头”,舞阳似是心有所触,脸色微微一变,眉心微蹙,喃喃地低声叹道:“本宫真不该离京的!”

她要是不走,母后也不至于如此!

说归说,但是舞阳其实也知道她如今是出嫁女了,君然不在京,婆母新寡,婆母要去吃斋祈福,她也不可能不陪。再说,简王府人丁不旺,婆母膝下也就君凌汐一个女儿。

她作为王府的长媳长嫂,自有她该尽的义务,不可能再像闺中时随心所欲。

舞阳的眉心蹙得更紧了。

涵星眨了眨眼,看出舞阳的心情似乎不太好,就顺口问了一句:“大皇姐,皇后娘娘惹你生气了?”

一旁的玲珑眼角抽了抽,心道:自己公主还真是什么话都敢说!

玲珑赶忙把暖亭四周的闲杂人等都给打发了,只留了她和青枫在此伺候。

涵星根本没在意,自言自语地又道:“其实皇后娘娘最近还算好的了,前阵子,承恩公夫人总进宫,那会儿皇后娘娘的脾气更坏!”

玲珑更无语了,想说,主子,您当着大公主的面说这些真的好吗?!

舞阳正端起茶盅,闻言,茶盅停顿在了半空中,一会儿想刚才在凤鸾宫的一幕幕,一会儿又想起之前三皇子和谢向菱去简王府与她说得那些话,舞阳的瞳孔越发深邃,又多了些思忖,多了些无奈与不屑。

舞阳没喝一口就放下了茶盅,眉宇间微带怒气,咬牙道:

“承恩公府啊,一个个为人处事都是小家子气,只会走那些歪门邪道。”

“母后简直被他们下了蛊了,根本听不进劝,说什么只有他们谢家是全心全意为她考虑,说若非是谢家为她出谋划策,四下奔走,她在宫里孤立无援,早就被架空了。”

“母后居然还让本宫以后最好远着四皇弟,多与三皇弟亲近……”

说着,舞阳幽幽地长叹了一口气,瞳孔中纷纷乱乱,如同她此刻的心情般。她也不知道她是气谁更多一点,是皇后,是三皇子,亦或是承恩公府。

舞阳一向为人爽利,行事果断,很少看到她这副纠结的样子,端木绯和涵星面面相觑。

即便舞阳没有明说,端木绯也听明白了,舞阳没能说服皇后。

端木绯默默地用牙签叉起了一块香梨块,送入口中。哎,想想也是,单凭舞阳三言两语就能让皇后改变主意的话,皇后也不会陷得越来越深了。

舞阳现在最怕的是皇后会错到回不了头。无论她再生气,皇后到底是她的生母,血浓于水。

皇后对她这个女儿,从小就是恩宠有加,百依百顺。想着记忆中温和慈爱的皇后,舞阳的神情更复杂了,心里对承恩公府和三皇子也更加看不惯了。

“大盛现在都这样了,内忧外患,岌岌可危,他们不想着怎么安内攘外,反而一心想着争权夺利,斗来斗去,只恨不得把权利都握在自己手里,根本就不顾大局!”

“不仅自私,而且没有自知之明,就算真的把大盛江山交到他们手里,他们就撑得起这片江山吗?!”

舞阳越说越气,心口的怒火节节攀升,烦躁,愤慨,不屑,皆而有之。

她再次端起茶盅,想也不想地往嘴里灌,却没注意这刚上的茶还烫着,滚烫的热茶沾唇,烫得她惊呼了一声,花容失色,形容间露出几分平日里罕见的跳脱。

端木绯刚刚又叉起了一块香梨,飞快地把香梨送入了舞阳的口中。

雪白细腻的香梨块带着几分凉意,几分甜蜜,舞阳下意识地就吃了,香甜的味道弥漫在口腔中……

舞阳突然“噗嗤”笑了出来。

她一笑,端木绯和涵星也跟着笑了,少女们银铃般的笑声回荡在暖亭中。

亭子里的气氛轻快了不少,玲珑和青枫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暗暗地松了口气。

青枫又给舞阳送了一杯温花茶,舞阳抿了几口温润香醇的花茶。方才发泄过一番后,她渐渐地冷静了下来。

不能让母后一错再错了,她还是得尽快想想法子,还有谢家闹出了这么多事,也不能让他们舒坦了……

舞阳眸光一闪,垂眸看向了手中绣着波浪纹的帕子,思忖着:而且,现在母妃那里只有小西陪着,自己在京里也待不了太久。

该从何处着手呢?!

喜欢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请大家收藏:(www.sxshuwu.com)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书香书屋更新速度最快。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最新章节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全文阅读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txt下载 - 天泠的全部小说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书香书屋

猜你喜欢: 万兽朝凰空间农女:彪悍辣媳山里汉快穿事务所寒剑栖桃花嚣张鬼医妃,邪王请乖乖深宫娇宠:皇上,太腹黑!弃妇当家:带着萌宝去种田绣华掌家小农女侯府商女福晋有喜:爷,求不约权门贵嫁嫡女贵凰:365bet客户端官网_365bet官网网上娱乐场_365bet官网体育皇冠毒妃狠绝色欢喜记事娇术铁血女兵梁山事务所爆萌宠妃:摄政王,惹上身神医凰后帝妃临天女配365bet客户端官网_365bet官网网上娱乐场_365bet官网体育皇冠:夫君每天都在黑化味香簪缨问鼎农女有田:娘子,很彪悍我家娘子已黑化农女逆袭种田忙
完本推荐: 最牛兵王全文阅读逃婚99次:萌宝送到,请签收全文阅读365bet客户端官网_365bet官网网上娱乐场_365bet官网体育皇冠之最强仙尊全文阅读超能透视全文阅读邪帝狂后:废材九小姐全文阅读贴身兵皇全文阅读永生天全文阅读爆萌宠妃:摄政王,惹上身全文阅读超级浮空城全文阅读我居然能心想事成全文阅读回档1995全文阅读我就是财神爷全文阅读三国之统帅天下全文阅读无敌天子全文阅读送你一只酥宝宝全文阅读缘来是你,霍少的隐婚甜妻全文阅读残王邪爱:医妃火辣辣全文阅读特战兵王全文阅读簪缨问鼎全文阅读倩影圣手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独宠100分:365bet客户端官网_365bet官网网上娱乐场_365bet官网体育皇冠之学霸千金炉石之末日降临万界之旅魔邪之主诸天万界神龙系统诸天最强大佬超凡黎明狂暴武魂系统万古邪帝我的老妈是土豪妖龙古帝超级捉鬼道长365bet客户端官网_365bet官网网上娱乐场_365bet官网体育皇冠之最强大亨365bet客户端官网_365bet官网网上娱乐场_365bet官网体育皇冠大富翁太虚圣祖都市阴阳师万兽朝凰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毒医特工:邪君狂后篮坛之氪金无敌福晋难为:四爷,求休战365bet客户端官网_365bet官网网上娱乐场_365bet官网体育皇冠野性时代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一品修仙厉害了我的原始人奶爸戏精天神学院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进化之眼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最新章节手机版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全文阅读手机版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txt下载手机版 - 天泠的全部小说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书香书屋移动版 - 书香书屋手机站